Super Tail

贼杂
瞎混

上课便签摸鱼
画画小熊熊

这两个小朋友为什么这么可爱🙉🙉🙉







但为什么我想开他们车...

考前赚人品,把之前码的po出来了.




两个理智清醒的人,然后只有一个,最后一个不剩。


-
  Shawn捂着肚子回到家,顶着一头乱毛放弃了吃晚餐的念头,满是诸如冰淇淋此类的垃圾食品塞满了他健康的胃。这是他一个月的量,而今天,耐不住Charlie软磨硬泡的Shawn在一天之内陪着Charlie吃了他半个月才会达到的垃圾食品摄入量。
  Shawn摸索出手机,半闭着眼在最近联系的第一栏找到Charlie然后打开编辑框。他有小小谴责一下Charlie的权利。在他吃了这么多垃圾食品之后。
  而当Charlie艰难的战胜睡意迷迷糊糊从团成一团儿的被子里拱出来时,以经是第二天早上了,阳光把Charlie照的毛绒绒的。等他彻底清醒之后才看见Shawn昨晚发给自己的信息。
  “hey,buddy,你不能把垃圾食品当饭吃。”
Charlie撇撇嘴,皱着鼻子下滑。
  “明天早上健身房见,敢翘宰了你。”
  “!”Charlie吓的一激灵,机械的看了看时间。
  Fuck!


  很正常的早上。在Shawn出门之前他都这么认为。直到他走到街上。当人群从他身边走过时。
  好像...有点不对劲。
  他是说,我的鼻子,有这么灵么?Charlie会调笑他像只puppy。但不代表他的嗅觉真的就和puppy一样灵敏了。他能闻见许多味道,那不像是香水,具体是什么Shawn却说不清楚。从家里到健身房的一段路程里各种气味萦绕在Shawn鼻尖,搞的Shawn心神不宁。
  Shawn到健身房时已经有些精神衰弱了,而Charlie还没来。混乱的气味让Shawn的额角冒出了汗,当他抬头看见匆匆赶来的Charlie时紧皱的眉毛终于舒展开来。
  “抱歉Shawn,我没看见你的短信。”对方不好意思的挠着后脑勺。
  Shawn看的出来这家伙绝对起晚了。柔软的头发有一撮向上翘着,大概是出门太急。绿色的眼睛像是早晨的森林泛着雾气笼罩着的湖泊,倒映着睫毛的影子。下巴上还有一些小胡茬,衬衫一如既往的开着大大的口子,Shawn可以看见领口下毫无遮拦的一大片奶白色的胸膛。Shawn有些不爽,他到底是多低估自己的杀伤力。如果他这样被扔在gay吧,就算他穿的户外格子衬衫有多不符合gay们的审美大概也会被抢着吃抹干净了。
  Shawn刚想张嘴指责一下的时候,一股甜甜的奶香混着软乎乎芝士的味道冲击着Shawn的鼻子,而且他居然感觉自己的身体因为这个味道有了反应。自己身边没有别人,只有面前仰着头看自己的Carlie。
  “你.....你又吃披萨了?”不可能啊,披萨的味道再浓也不会这么有存在感的充斥在Shawn的呼吸之间啊。
  “怎么可能!我像那种把垃圾食品当饭吃的人么。”Charlie翻着白眼拍了一下Shawn结实的小臂走向更衣室。留下站在原地的Shawn疑神疑鬼的不知所措。


  Charlie是自己的好朋友。
  真的,Charlie是自己的好朋友。
  Shawn不得不在脑内坚定着自己的想法,现在他有更多重要的事要考虑,比如关于他的嗅觉又比如各种从未有过的气味,但无论如何都不是看着自己的好朋友出神!
  可是当Charlie从更衣室出来时,Shawn再次觉得自己的意志实在是不坚定。
  尤其是那股甜甜的奶味,就像刚出炉的软呼呼的面包,让人想咬下一口看着里面的芝芯冒着热气缓缓流出。Shawn只觉得自己的血液全都涌到了面部,而Charlie调笑着在他面前无所顾忌像是被养熟的猫咪一样伸展开自己的身体,露出一小节白嫩的腰。
  “Shawn,你的脸都红了,我身材都这么好么~”
  “闭嘴,你还差得远呢!”
  Charlie笑着古怪的哼唧了一声,做了个鬼脸。然后把毛巾扔在了Shawn头上。而Shawn猛的抽下了毛巾,放的远远的,但是还是阻止不了香甜的气味涌入自己的鼻腔。这让Shawn更加确定这股香味就是Charlie身上发出的。但是现在,自己却因为这股香味而觉得自己的小腹变的热了起来。或者说浑身都热了起来。
Shawn发现自己有着奇怪的冲动当他闻到这股香味时,他一路过来有很多别的气味,除了一些让他想打一架的以外,还有许多比起Charlie更甜腻的像是五颜六色糖果一样的香味。    但是Shawn唯独闻见Charlie身上甜甜的奶香芝士之后,居然有种奇怪的冲动。
  当然不是想打一架的冲动,Charlie睁着圆圆的湖绿色眼睛时没人下的去手。而是想把这个维尼熊一样的可爱家伙揉到自己怀里的冲动。
啊啊!Shawn颓废的捂住脸,脑子里被搅得一团浆散发着甜甜的奶香导致他都无法思考了!
  所以,理所当然的Charlie认为Shawn没注意到今天早上自己话少了一些。


  Charlie不蠢,他可以看出来Shawn今天自从见到他之后的心不在焉。面前的男孩好像脑子里塞了很多的东西一般迷迷糊糊的注意力乱跑。有点不爽,Charlie心想,这小子想谁呢?脸还红红的。果然puppy也是会发情的么?
  Charlie看着自己扔过去的毛巾被放的远远的,藏在角落里。无奈的挠挠鼻子,把想说的话咽到了肚子里。
  那不过是一些无关紧要的废话。很神奇,每次Charlie和Shawn的对话都是一些无关紧要的废话,不像采访里或是和别人一起时接连不断的笑话。大多都是关于各种零零碎碎懒懒散散的日常琐事。有些甚至一点也不有趣,但是这两个人却没觉得无聊过,无所谓的互相分享着,消磨着宝贵清闲的时间。
  而今天,Shawn明显连和自己接近都一脸谨慎。
  Charlie一头雾水,但是却觉得无所谓的心里难受。
  Charlie比Shawn大,无论平时自己多智障到底他还是较成熟的一方,他会控制自己的情绪。
  难受什么的由他去吧,自己可不是那种混蛋控制狂,何况Shawn只是自己的朋友。他没这个当混蛋控制狂的权利。
  无所谓,Charlie没觉得自己有过。


  Charlie得保持着理智与清醒小心翼翼的维护着朋友的关系。这真是折磨。


  他觉得Shawn是个小鬼。但是不得不说这个小鬼很聪明,很敏感。
  他趴在床上看着Shawn刚刚发过来的消息。
  “今天早上我很奇怪,抱歉。”
  Charlie因为这句没头没尾的话噗笑出来。给自己抱歉,到底是自己的不满表现的太明显还是这个小鬼太操心啊。
  hey,Charlie,不要越界哦。Charlie提醒着自己然后含着笑回复。
  “我以为你要脱单了,也许我该唱一首单身狗之死。*”
   哦,蠢Charlie,单身狗之死,很贴切的讽刺了你自己。
   “不,我喜欢你啊。”
   ....秒回了。
   “嘿嘿嘿,我也喜欢你。”
  Charlie发完这句话笑的在床上打滚儿,软软的被子被Charlie软软的肚子压在下面蹂躏,他滚了好几圈,笑的脸红肚子痛,头发散乱在额前和枕头上,有的刺激到眼睛,绿色的眼睛立刻泛起朦胧的水意,Charlie抬手挡住视线,任由手机的光满满暗了下来。最后沉没在黑暗中。
  “Shawn,你犯规了。”



*单身狗之死:Death of the bachelor,超喜欢的一首歌,panic at the disco的,超好听!!!!吃我安利!!



  Shawn看到自己发出了什么之后才突然醒悟,捧着手机呆了半天愣是没在键盘上打出任何一个单词。
  这很明显是个玩笑。
  他不知道自己为什么因为一个玩笑反应这么大,他们平常开过的比这过分的玩笑比比皆是,例如那些已经在一起许久的恋人才会开的黄暴又带着点酸涩温情的小玩笑。按理说,这不过是个喜欢而已。
  但是他们的玩笑里从来不包括喜欢。不管他们之间的玩笑有多过分,喜欢仿佛是个禁忌。Shawn很理智的把自己牢牢拴在界限内。或许这样就觉得很满足了。
  但是自从他的嗅觉开始有了改变之后。好像有些事情也开始改变了。Shawn说不出来是什么,但是单从自己今天就在么给Charlie说了喜欢。绝对有问题!
  Shawn哆哆嗦嗦的把手机揣在胸前的口袋里,摸着自己发烫的脸爬到电脑前决定开始干正事。
  搜什么......身边许多人身上有味道怎么办在线等,急!
  -可能他们香水喷多了
绝对不是香水,Shawn百分之百确定。
  -你自己出淤泥而不染就行了
什么鬼?!
  -估计是信息素哈哈哈哈
  -楼上别闹
信息素...什么东西?

  有时候,新世界的大门就是这么打开的。


tbc



考完试(考得好)码下文
🌝🌝🌝🌝🌝🌝🌝🌝

记 . 2016 11 25 .


You'll never walk along.
Steven Gerrard.

对就是实橙,慎入。文章总是这么短小我的锅。

  标题:无
  配对:大连实德/山东鲁能【斜线有意义】
  分级:PG-15
  作者:阿铭

_ _ _

  黑暗中亮起了一片蓝光。
  屏幕上显示着时间。
  已经凌晨了,
  鲁能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在这个点醒来。
  
  伴随着轻微的头痛。
  耳边细微的声音终于被他听见。
  凌晨的雨,
  
  鲁能坐在床上望着窗外,软乎乎的被子被骨节圆润的双手攥在掌间。
  
  夜里,淅淅沥沥的雨像是银线泛着路灯微弱的光芒快要融入黑夜里。偶尔拍打着窗户隔着玻璃发出啪嗒啪嗒的声音。
  屋里没有开灯,鲁能微长的头发有一些凌乱的散在肩上,随手顺了一下头发,双手轻轻揉着隐隐作痛的额头,鲁能开始发呆。

  大晚上起来发呆确实很奇怪,但是鲁能自己也不知道怎么回事,他很清醒的在凌晨听着外面啪嗒啪嗒的雨声。
  双眼没有聚焦,只是颤着睫毛凝视着窗外。
  他看着一滴一滴雨快速的滑出自己的视线,只留下透明的水痕,扭曲着视线。
  
  凌晨的雨,很安静,但也是黑暗中唯一的声音,
  
  直到他听到啪嗒啪嗒的声音越来越明显,最后甚至变得有些急促,但也只是加快了频率,还依然保持着不会饶人清梦的分贝。
  
  鲁能乌黑的双眸开始渐渐聚焦。
  
  这声音混合着雨声的节奏,很坚定,好像不会停似的。
  没什么重量的被子附在身上,鲁能呆呆的望着门。
  
  啪嗒啪嗒的声音还持续着,很熟悉的节奏,像是要在门上敲出一首曲子,那种很老的歌,带着邓丽君细腻的声线柔柔道出来的温情。
  鲁能依然没什么动作,只是看着门的目光更加坚定。
  
  熟悉的节奏,熟悉的力度,像是要敲一辈子。
  一辈子,

   鲁能想起了那句话,他从未说出口。
    
  当时的场景模糊又清晰,落了灰的记忆被重新拾起。比平时更温柔的笑容带着坚定,眼底是一片呼之欲出的固执。

  他说,
  ‘我有的是爱,但是爱解决不了一切,’
  鲁能第一次觉得阳光居然这么刺眼,照得他睁不开眼睛,
  ‘如果真的离开意味着死亡’
  他把这句话说得很轻柔,但那两个字却深深刺痛着鲁能。
  ‘那么这不就有些可悲的意味了吗,像是我们生来就是为了这个,’
  鲁能默不作声,他不想反驳,也无法反驳。
  可是,他依然不愿意接受,即使这无法逃避。像是无力的挣扎。
  那人的眼睛或许有些湿润,鲁能不知道自己是不是看错了,
  只记得当时的喧嚣像是截然而止,只有声音永远在脑海里重重复复,声音轻如鸿毛,却带着无数的固执与无奈。
  
  ‘这是我们唯一的定义,又是我们终身的枷锁。
  我们毫无羁绊,毫无牵挂
  但是,
  倘若这一切由我们自己决定的话,
  我希望我的定义,我的枷锁,我的羁绊,我的牵挂,
  是你。’
  
  门外的敲门声渐渐的变弱,像是要消失了。
  最后终于停了下来,
  
  我希望我的定义,我的枷锁,我的羁绊,我的牵挂,
  是你。
  
  一切都是你... ...
  
  被子被猛然掀翻在地,双脚踏着冰凉的地板,头发甚至随着动作变得凌乱,散在额间,遮挡着视线,刺痛着眼睛。凉意透过神经传遍全身,伴着一阵阵的头痛,使得鲁能变得越来越混乱,细微的雨声狠狠敲打着耳膜。
  
  指尖触及冰凉的木质门,不留余力。
  
  ‘框——’
  
  风咆哮的冲进来,肆无忌惮席卷鲁能的全身,刺痛着布满血丝的眼睛被风吹得眼底泛起眼泪。
  
  模糊了视线,
  
  模糊了理智。

  ‘你喜欢我么?’
  ‘... ...’ 
  ‘我觉得你喜欢我。’
  ‘... ...’
  ‘也许我真的会就这么离开了。’
  ‘... ...’
  ‘在这之前我想听到你的答案。’
  ‘... ...’

  薄唇轻启
  为时已晚。
  
  我欠你一句告白。
  
  迷糊的双眼印着那人的身影,
  鲁能不知道雨已经下的这么大了,
  大到连身前的身影都看不清了,
  几步的距离,
  熟悉的背影,
  当年的犹豫与沉默,
  如今... ...
  
  “实德!!!!”
  
  冷风灌入喉咙,声带颤抖的一阵疼痛。
  
  冰冷的雨击打着全身,泪腺已经无法承受更多的刺激。

  最终一滴一滴的流下,

  无法抑制,
  
  ‘如果真的离开意味着死亡’
  
  ‘我觉得你喜欢我。’
  
  ‘也许我真的会就这么离开了。’
  
  ‘这是我们唯一的定义,这又是我们终身的枷锁。
  
  ‘在这之前我想听到你的答案。’
  
  
  淋湿的凌乱头发贴在双颊,单薄的睡衣紧贴在身上,布满血丝的双眼向外淌着泪水。胸腔里像是被挤压的没有了氧气,心脏传来难受的酸涩感,泪水混合着雨水,一滴一滴,一滴一滴... ...

  ‘在这之前我想听到你的答案。’
  
  纤长的指尖相触,发丝交融,
  
  
  两个人抱在一起,
  
  就这么放任的被雨水冲刷,
  
  一辈子都不会再分开。
  
  薄唇轻启,
  
  “我欠你一个告白。”
  
  几步的距离,
  熟悉的背影,
  当年的犹豫与沉默,
  如今... ...
  
  泪水顺着滑入嘴中,带着咸涩的味道。
  
  “倘若这一切还能重来,
  
   我希望我能是你定义,你的枷锁,你的羁绊,你的牵挂,
   
  而你是我的一切。”
  
  雨还在下着,但世界变得格外的安静,我为了你而存在,你为了我而存在。
  
  鲁能好像可以感到怀中人的温度透过湿透的布料传递出熟悉的温度。
  
  这次,他不会放手了。
  
  但是,倘若一切就真的如自己所愿... ...
  
  睫毛轻颤,恍如隔世。
  
  轻轻支起身体,头痛欲裂,身上浓重的酒味,方才察觉这一切只是梦,只有小了许多的雨还依旧,像是顽强又可怜的延续着虚幻与缥缈。
  
  他们毅然已是悲剧,这一切也不过是个醉后抑制不住的回忆与幻想。
  
  就如他欠于旧人的已是曾经,现在弥补也不过是一身疲惫,力不从心。
  
  这是一个没人知道的故事,以悲伤结局,最后也只埋葬在两人心中。当初的悸动现在在回忆起来或许淡如止水,这一切都会随着记忆随着时间,或许只是随着一阵轻风,就这么默默无闻的消逝,绝情的什么都无法忆起。
  
  可是鲁能还记得,

  那固执的话语,
  
  那温柔的语调,
  
  那熟悉的背影,
  
  那痴情的承诺,与自己终日稚气的纠结。
  
  是真的忘却了么?
  
  泪痕已干涸,但双眼仍是湿润的。
  
  鲁能不怎么哭,
  
  -眼泪缓缓流下...
  
  那人也不会想见到自己这样,
  
  -袖子狠狠擦过,只留下一道红痕...
  
  但鲁能控制不住自己,控制不住自己的泪就这么失控的落下,滴在有些颤抖的双手上,沾湿的被褥一圈一圈向外扩散着水渍。
  
  雨的声音渐渐的变小,最后没了声息,早晨柔弱的阳光洒到鲁能的身上,照亮了房间。

  一夜癫狂。
  
  泪痕还留在脸上,只是鲁能的双手不再颤抖。
  
  罢了,罢了... ...
  
  雨已停,
  
  梦已终,
  
  他们何曾适合幻想着'花未开全月未圆'呢?
  
  只叹一句,
  
  该放下的终归要放下,

  旧人也终归是旧人了。
  
  
  
-END-

善待画手

我一个画手文艺一下过过手瘾

真的贼短小的一篇

像我这种pwp5000起码的

🌝🌝🌝🌝🌝🌝🌝🌝🌝

鬼知道我想表达什么,就这么对双红下手了

配对:双红(不分攻受
分级:PG-13

-Have  you ever thought I was unbearably annoying? -

----------

  曼联最讨厌的人是利物浦。
  利物浦最讨厌的人是曼联。
 
  对,就是这么直白。
  曼联的父母就没看惯过利物浦的父母,所以曼联也不喜欢利物浦。反之亦然。
 
  反正就这么自然而然的讨厌了,像是商量好了似的。
 
  曼联第一次看见利物浦的时候,哦,那时候利物浦还不叫利物浦,对方还穿着一身和身边男人颜色一样的蓝色衣服,和身边的男人就那么慢悠悠的溜达在街边,但曼联看到他的头发是红色的,和自己一样,他有种奇怪的感觉,他将这种感觉定义为对于这个家伙的讨厌。
  再一次看见利物浦的时候,对方的头发长的更长了,不羁的纤细发丝被照的像是透明的,随着他的奔跑起起伏伏,从透出阳光色彩的发丝下,他看到了一双绿色的眼睛,像是早晨泛着白雾被金色浮光分割的森林或是快要滴出水的湖泊,那使他看起来很有朝气,像是最好的朝阳,曼联不怎么情愿的让他在自己心里有了那么一点的好感度,只是一点。
  后来再一次见到利物浦时,他脱去了蓝色的衣服,一身耀眼的红色,他说他是利物浦,然后成了曼联最常见的人。
  几乎每天,曼联都可以看见这个人,和自己一样颜色的发丝和衣服——就像他是自己的,带着阳光的笑容在自己面前晃过。
  随着时间的推迟,很多人都知道了利物浦,曼联却还是没有对她产生好感,他父母讨厌港口,讨厌港口的人。
  他只是免不了要与这个家伙接触而已,各种比赛和私下的见面。
  所以曼联十分熟悉利物浦。
 
  利物浦第一次见到曼联时,他还不知道自己是谁,他顶着一头红头发穿着蓝衣服和自家哥哥溜达在街上。他的眼睛一直漫无目的的看的这个繁荣的港口,直到他看到了一抹红,那个人是和自己一样的红头发,细长的眸子也是红色的,发着光似的抢眼。但他的衣服是红色的,搭配着帅气脸上挑着嘴角的笑容像是引人心甘情愿坠入的恶魔,利物浦揪了揪自家身上纯净的蓝色,他有了点别的什么欲望,对于衣服。他的眼神第一次定格在了繁华的港口中,聚焦在了某一人身上。
  利物浦再一次看见他的时候,自己穿着红色的衣服,而对方在绿茵场上奔跑,格外的耀眼,使人移不开目光,利物浦不知道为什么,自己在看到对方时,总是呆滞的,那个时候,将要搬离自己的哥哥告诉自己的名字叫利物浦,那个人叫曼联。他走向曼联,将在心里拼成的单词缓缓吐出,那个时候,利物浦不知道为什么自己会告诉曼联自己的名字。
  后来再一次见到曼联时,利物浦是在自己家的附近。他看见曼联穿着普通的运动衣但他的活力却要从利落的短发中爆发出来。利物浦才后知后觉的发现曼联住的离他们家很近。他意识到,他们可以常常见面。
  然后果然,利物浦可以很轻易的看见这个人,带着让自己想要给上一拳但确实很帅气的笑容。
  所以利物浦也很熟悉曼联。
  利物浦不是要和这个人做朋友,只是对这个他要去讨厌的人很感兴趣而已,嗯,很感兴趣。
 
  慢慢变熟悉的过程迷迷糊糊,像是时间被偷走了似的。
 
  有时候曼联看着利物浦会拿着吉他,他很会唱歌,很有音乐天赋,曼联也喜欢听他唱歌,他承认这个让他讨厌的人也不是一无是处。不过这个家伙大多数时间则会抄着吉他瞄准某些人的后脑勺,某些人就是曼联自己。因为他们离得太近了,经常会打架,这很具有英格兰人的特质,曼联想,他们两个都很具有英格兰的特质,谁不是呢。
  有时候利物浦看着曼联又一次挂着坏坏的笑容,帅气的脸让人移不开目光,敏捷的躲过自己砸来的吉他然后迈开长腿跑的飞快,曼联或许永远可以轻易的使利物浦有情绪波动,不管是高兴还是愤怒,利物浦觉得大多数都是愤怒吧,但是为什么愤怒的事情他会记得这么久呢,每一次发呆的时间都会因为这些无关紧要讨厌的人做的事而变得更久。
  有时候,曼联或是利物浦挂了彩,两个好像永远停不下来的人则会突然安静下来,和对方一起闻着消毒水的味道一言不发。这应该挺无聊的,但两个精力充沛的年轻人却觉得很充实,微弱的阳光努力的透过厚重的窗帘打亮窗前一小片的地方,安静的照着时间的流逝。
 
    曼联总是觉得关于利物浦的一切事都足以让他去细想一天,或是不经意间就使他在训练中跑神。
  因为,利物浦有时很安静,抱着一把吉他坐在岸边,吹着海风,安静的好似一副油画;但有时,他又会在绿茵场奔跑起来,全身用不完的活力,像是天之骄子;但有时,他又会做着利物浦人最得心应手的事,泡在酒吧,五颜六色的酒,永不熄灭的灯,挂在嘴边的坏笑和毫不停歇的搭讪,像个青春期的少年;但有时,他会合上眼睛,带着困意,靠在什么上面,轻轻哼着歌,纤长的睫毛让他看起来脆弱美好。曼联从没想过一个人可以有这么多种变化。

  而利物浦,他也觉得曼联不是一个适合发呆时去想的人,因为这样,利物浦就不知道自己会抱着吉他傻了吧唧的发呆多久了。
  因为,曼联有时一个人留到训练场,汗水顺着紧绷很久的小腿滑下,让人觉得这个人如此的认真,仿佛一切荣誉都理应属于他;但有时,这个人却偷偷溜到酒吧,一个人在喝闷酒,没人知道他在想什么,难得一见的颓废;但有时,曼联又会勾起自己的嘴角,去做一些无聊的事,事后露出恶魔般的笑容;但有时,曼联却会无比在意一些小事,他会为这件事做出很大的反应,抓住细节,纠缠不休,想一个细心的大男孩。利物浦觉得这个人太复杂了,他比起别人有太多的不一样。

  两个人都觉得对方很特别,两个人都觉得对方在人群里绝对会被别人一眼认出。但殊不知这也只是两个人看来而已。
 
    两个人就这么放纵的让自己最讨厌的人毫无顾忌的出现在生活中脑海里,不约而同的从未制止。  自己的身边总是会有对方的身影,这也变得理所当然。没人觉得这不是两个互相讨厌的人该做的,至少他们两个不觉得。

  有人说,他们在一起就像朋友一样。
  不过曼联和利物浦都不承认这种说法,曼联发誓他真的没有什么好感对于利物浦。利物浦也觉得他如果称曼联为好朋友也只会觉得佶屈聱牙。
  他们看起来像是不满足用好朋友来简单的描述彼此之间的关系。

  所以,曼联和利物浦说他们绝不可能是朋友。
  他们是死敌,永远的死敌。
  永远。
  两个人都觉得自己只是无意把曼联和利物浦以死敌的身份用永远绑定在一起的。

  时间总是过得很快,即使这样,两个人永远都觉得对方很讨厌,很难以理喻,所以一直将对方放在心底的第一名位置上,打上讨厌的标签。但都不觉得把自己讨厌的人放到第一位在别人来是多么的口不对心。

  不过,
  不用去在意别人怎么说,做好对方的死敌就够了。

  后来,曼联搬走了。
  50分钟车程。
  这一搬,很多都变了。

  利物浦抱着吉他发呆的时间更短了。
  曼联在训练时候跑神的次数更少了。

  利物浦不会主动去找曼联,利物浦又个难搞的哥哥,而曼联也有了一个难搞的弟弟。

  但他们还是会遇见,但他们不再吵架或是打架,特地回来只是为了和利物浦发生矛盾,那听起来像什么因为想念对方却不好意思说出口的蹩脚的借口。

  50分钟车程,改变了太多,太多...

  曼联有一种奇怪的感觉,他发现利物浦在自己心里好像在慢慢往下掉,不再是打上讨厌标签的第一名了。他慢慢的有了别的事情让他操心,但一旦闲下来,他会有一种奇怪的感觉,关于利物浦好像降低了的排名,他不承认其中夹杂着一丝恐慌。

  而利物浦呢?利物浦也一样,他有太多事也要去操心,他连摸自己吉他的时间都很少有,他总觉得自己在忙许多的事,很繁忙,却不充实,但也使他没有时间去想关于曼联的事,利物浦也不愿承认心里微妙的感觉。

  两个人忍不住想,真的变忙了么?
  少了对方不是该更清闲么?

  没人能给出答案,
  只有两个人在对方心里的排名好像随着时间向下降,降的快要看不到了。
  两个人都不约而同的想,也许,那个心里第一名打上讨厌标签的位置已经不能再是对方的了。

  这种感觉很不好。
  像是200年的架白打了似得,打心里觉得亏。
  抱着这种别扭的感觉不知过了多久。

  某天,利物浦从繁重的训练中脱身,一头凌乱的发丝映着阳光,一把落了灰的吉他。
  某天,曼联毫无原因的离开训练场,利落的红色短发和一身有些旧的红色运动服。

  理所当然的遇到了一起。
  像是最初那样。

  曼联看着利物浦,和自己一样的鲜红色。
  利物浦看着曼联,唇角勾起熟悉的弧度。

    然后两个人抱在一起,同时伸出的手臂,双方总觉得对方很不同,可又总觉得对方和自己那么像。

  感觉还是没有改变,和原来一摸一样,这才意识到,原来双方在对方心里的排名还是没有变,即使隔了距离隔了时间,但一切依然还是最初的样子,只是最初,这种刚觉被称为讨厌罢了。

  于是两个人又迷茫了,在最初的迷茫——讨厌的感觉,以及心里的排名之后,他们又迎来了新的迷茫——

  如果这种感觉不能被称为讨厌,
  如果心里的第一名不能被打上讨厌的标签,

  那应该是什么呢?

  这又是一个让人头疼的问题,
  或许又需要利物浦抱着吉他发很久的呆,
  或许又需要曼联在训练场走很久的神才能想明白。

  但是利物浦和曼联要做永远的死敌啊。

  所以,

  别急。

  迷茫的时间还有很多。

  很多...

end~
 

  毫无逻辑!毫无意义!毫无文笔!时间轴混乱!自己重新看一遍全是bugQAQ